扯着图清风就走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表于:2020-06-04 07:03  点击:
图清风起床的时候天还没有亮,他就开始练功。为了对付赵无极,他必须把荒废了的功力找回来。虽然用金龙武士可以很轻松地打败赵无极,但他一定要亲手将罪大恶极的赵无极绳之以
图清风起床的时候天还没有亮,他就开始练功。为了对付赵无极,他必须把荒废了的功力找回来。虽然用金龙武士可以很轻松地打败赵无极,但他一定要亲手将罪大恶极的赵无极绳之以法。否则他将终身无法释怀。练了大约两个小时,服务人员来请图清风用早餐。用过早餐,他继续练功,直到丝露前来找他。来到客厅,丝露容光焕发地迎了上来。图清风淡淡道:“你没事了。”丝露浅浅一笑,道:“休息了两天,现在没事了。”看着丝露那酷似亡妻的笑容,图清风不由得心中一阵绞痛。丝露见姐夫苍白的面孔倏地更加苍白,惊慌地问:“你怎么了?姐夫。”图清风摆摆手,没有说话。丝露幽幽道:“你又想起姐姐。”图清风轻叹,沉默不语。丝露也低头不语,美丽的脸庞闪过一道忧伤。半晌,丝露抬起头,灿烂的笑容再次浮现。她对图清风道:“姐夫啊,你是不是有时间了?”图清风“嗯”了一声。丝露道:“你的手下一到,我就知道你可以清闲了,所以今天来带你观光一下!”图清风轻叹:“哪有这种心情。”丝露快乐无忧地说:“好心情是找出来的嘛!走!走!走!”说完,不管图清风愿意不愿意,扯住他的袖子就往外走。图清风无奈地随她而去。刚一出门,四名金龙武士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跟随二人身后。丝露一回头,看见四个彪形大汉保镖似的跟在身后,惊异地问道:“这四位是什么人呀?”图清风淡淡道:“我国的金龙武士。”“金龙武士!”丝露大吃一惊。“我国的长老会派来协助我抓捕赵无极。”图清风说道。丝露疑惑地说:“协助你?这不摆明了不信任你吗”图清风淡淡道:“速战速决不留后患。”丝露是个聪慧的女孩,一听就明白了。她点点头,道:“尽量拖延大乱的时限,以便做好准备。”“不过——”丝露接着不满地说:“现在我们又不是去抓赵无极,他们跟着做什么!”图清风叹了一口气,道:“他们另外一个任务就是时刻保护我。”丝露睁大了眼睛,诧异道:“你还需要保护!”图清风解释道:“有人这么认为。而且——”他无奈地说道:“金龙武士接受了长老会的命令就要执行,他们不是我的手下,我不愿意也没有用。”丝露气鼓鼓地说:“这四个家伙凶神恶煞似的,带着他们怎么玩!”说着,她转身对四人道:“你们四个给我听着:不许接近我们十米范围内!”四名金龙武士面无表情,也不说话,只是如标枪般挺拔站立。图清风轻叹道:“没用的。他们只听长老会的命令,而且只按标准程序工作。”丝露悻悻然地说:“不管他们,我们走。”说完,扯着图清风就走。※※※※走在热闹非凡的街道上,黑衣白发的图清风面无表情,如同孤独的幽灵令众人侧目。他身旁的丝露却东瞧西看,显得兴高采烈,还不时地和向她鞠躬敬礼的行人说几句话。图清风一直默不作声,任由丝露拉着他东游西逛,四名金龙武士则不紧不慢地始终跟在在二人身后。“姐夫啊,你就不能高兴一下嘛!”丝露边走边说。图清风仍然面无表情,淡淡地说:“不能。”丝露埋怨道:“那四个大猩猩就够扫兴的了,你还这样!”图清风默不作声,丝露不高兴地噘起了小嘴,把脸扭向了一边。图清风没有理她。因为一个人的举动引起了他的注意。在图清风右前方大约七八米的地方,一个青年男子正在一个货摊前挑选货物,旁边有群普通男女同样也在挑选各种货物。这本没有奇怪的,任何人看见这样的场景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这样的场景在任何地方的任何一条街上都存在,这仅仅是再平常不过的购物情景罢了。但图清风觉得奇怪。因为他看见了常人看不见的事物。那名青年男子虽然好像是在挑选货物,但是他眼睛并没有看手里的东西。他的目光是斜的,他在盯着他斜上方的一个人。一个缓缓行走、左腿有些瘸的男人,虽然看不见正脸,但从背影可以看出是个已经发福的中年人。青年男子实际上是在跟踪这个瘸腿的中年男人。一个人在跟踪另外一个人,实际上也没有可奇怪的。那名青年男子也许是个警务人员,也许情报人员,也许是私家侦探,更有可能是个欲图不轨的罪犯。图清风之所以觉得奇怪,是因为他察觉到了两点不对劲的地方。第一,那名青年男子虽然衣着极为普通,可以图清风的眼光来看,他的身份绝对不像他的衣服般普通——他是个很有身份的人。一个很有身份的青年男子乔装打扮来进行跟踪,的确是很奇怪的事情。第二,青年男子虽然在进行跟踪,但是他却不知道,他已经被人包围了。总共有三个人在监视他。一个相貌普通的年轻女子及两个衣着普通的男人,若有似无的目光死死盯着他,并且不经意地呈三角形封死了他的后路。可以想像,如果三人突然发难,前面的中年人再回身反扑,那这个年轻人必无幸理。问题在于这四人的目的是什么。绑架?光天下日之下,按理不会如此。警方行动或特工任务?那青年显然是个很有身份的人,任何国家的警方或是特工也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抓一个权贵,应该在夜间秘密行动。所以,图清风推断,不是刺杀就是防逃脱监控。在没有弄清楚之前,图清风决不能有所动作。因为他不是在自己的国家,他没有任何权利干预。犹豫间,图清风和丝露逐渐接近了那个青年男子。等距离他只有两三米左右的时候,图清风决定帮助他。因为图清风看见了一个东西。戒指。一枚龙纹戒指。图清风很熟悉这枚戒指。因为他也有这样的一枚戒指。这种戒指是华龙国王族成员才有的身份象征,凭此戒指可以直达国王的寝室。这个人图清风并不认识,他不可能是王族成员,但他为什么会有这枚戒指呢?不管怎么样,图清风也不能让戴有龙纹戒指的人被刺杀或是被人监视。所以,当图清风走到距那个青年一米的时候停了下来,侧脸看左首的那两个男人,目光深邃。两人立刻色变。图清风站立的位置恰恰在三角阵形的中央,如同陷在毒蛇的七寸之地。这样,四名金龙武士完全挡住了三人的进攻路线,而图清风则可以前掠迎击前面中年人的反扑,一旁的丝露压阵保护那个青年,不经意间组成了天衣无缝的守护阵容。那四个人一点成功的机会都没有。图清风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一动不动。其中一个男人打量图清风一行人,当看到图清风身后的金龙武士时,瞳孔立即收缩。他的眼光不弱,看出了四个金龙武士的实力。这个人低头,犹豫了一下,然后打了个手势,三人转身跟随前面的中年男人离去。四名金龙武士面无表情,仍如标枪般站立,但他们四人却都向图清风的背影投去一道钦佩的目光。当图清风发现这几人的不寻常时,他们四个金龙武士也同时发现了异常。他们随时处在战斗的状态,但图清风准确地停在对方的阵眼所在,令形式大变,对方被迫放弃行动,匆匆撤退。图清风的举动使那名青年男子产生了警觉,他扭头一看,触目惊心的黑衣白发令他不由一呆。图清风漠然地看着他。丝露根本就不知道刚才暗中发生的事,她边说边扭过脸:“姐夫啊……”目光正好与那个青年相对。“啊,是你!”“啊,是你!”二人同时轻呼。“刀雨殿下!你怎么会在这里?”丝露惊异地问。“丝露?”刀雨也很惊异。然后立刻改口:“啊,是公主殿下。”这个青年男子原来就是国王图尔新收的义子——新世帝国的王子刀雨。丝露打量刀雨,不解地问道:“你不是回国了吗?怎么会滞留夏国呢?”刀雨环顾了一下四周,随口道:“啊,没什么。”他看着图清风,眼睛蓦地亮了起来。“公主殿下,这位是——”刀雨看着图清风。图清风负手站立,用神不可测的深邃目光迎向刀雨。丝露见刀雨并不回答她的询问,又见他身穿普通服装,显然是有某种不便说的隐衷,也没有追问,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道:“这是我的姐夫,华龙国警务大臣、清风伯爵图清风。”“图清风!”刀雨惊呼。图清风淡淡道:“怎么,你认识我吗?”刀雨由衷感叹:“魂飞九天破空明,一夜百年天下惊;试问紫金谁持有?黑衣白发见清风!唉,清风伯爵的情深意重世人谁不知晓?只是今日方得一见阁下之面。图兄你好!在下刀雨。”刀雨刚才念的那首诗,是东方大陆最著名的诗人无明所作。词诗广为流传, 太阳城官方网开户伴随图清风的痴心情长成为美谈, 太阳城官方开户网人们吟此诗必谈图清风, 澳门网上买球网站平台谈图清风则必吟此诗。在东方大陆, 澳门博彩游戏网站平台他已经成为了公认的爱情象征,男女相悦的时候男人必然发誓说:“我要像图清风爱丝雨一样爱你!”否则就没有女子嫁给他。只是图清风并不知道而已。当刀雨吟出“一夜百年天下惊”这句诗的时候,他的眼眸立刻了,无尽的悲哀浮上心头,令他不能自已。丝露轻轻一扯他的衣袖,图清风顿时恢复神志,不由轻叹一声。丝露岔开话题,问道:“殿下是否多留几天呢?”刀雨环顾了一下四周,轻声道:“是的,我需要办些事情。”丝露犹豫了一下,轻声问刀雨:“你又见到‘他’了?”刀雨当然知道丝露指羽圣七世,摇头道:“不是。我另有他事。”图清风淡淡道:“你的事败露了,已经被人设计了。”刀雨身体一震,骇然看着图清风。丝露根本不知道刚才暗中发生的事,莫名其妙地看着图清风和刀雨。图清风也不解释,只是淡淡地说:“回去再说。”说罢,转身就走。丝露拉着刀雨跟随图清风往回走。※※※※几人回到了驿馆,落座后,图清风缓缓对刀雨说:“在说明事情之前,我需要确定你的身份。”丝露这才想起来刚才没有向姐夫介绍刀雨的身份,忙插口说:“姐夫,他是新世帝国的大王子。”图清风凝视着刀雨,问:“王子殿下,请问你为何有我华龙国的龙纹戒指呢?”刀雨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手上的戒指,客气地回答:“这枚戒指是国王陛下所赠。承蒙陛下恩宠,将我收为义子。啊,当时公主殿下也在场。”图清风询问的眼睛看向丝露。丝露微笑着证实:“确有此事,当时国王陛下微服出访,巧遇王子殿下,二人很是投机,陛下就收刀殿下为义子。”顿了顿,丝露补充道:“国王陛下原本与王子的父亲就是故交。”图清风知道了刀雨手上戒指的来因,解除了心中的疑虑,直言道:“既然如此,我就直说了。”刀雨简短地说:“请。”图清风缓缓道:“殿下追踪的是何人?”这话问得很没道理。按理,刀雨贵为王子,身份要比图清风高出许多,图清风虽然是警务大臣也不能这样问,更何况地处夏龙国,图清风根本没有资格、也没权利这么问。但刀雨不这么认为。他向来敬仰图清风。图清风幼年就以惊人的天赋名动四方,无论是武功、文才、神能还是雄韬武略都高人一等,是公认的天才,所以他才能成为天机老人的惟一传人,并且以二十五岁的年龄成为当时世上最年轻的大臣级人物。当他因丧妻而一夜白头后,七年来不欢不笑,不与任何女子接触,更是美名远播,刀雨一直以图清风为榜样,渴望成为他那样的绝代人物。在他的心目中,图清风就是自己的毕生梦想。所以他根本就不介意图清风的无礼——他根本就不认为图清风无礼。他略为整理了一下思路,缓缓道:“我前几天与本国长老品一风追踪羽圣七世到了华国后,遇到义父和公主殿下,我门几人确定了羽圣七世的身份后,义父提醒我们天下将大乱,于是我二人就在第二天急忙回国。但是在途经夏国换乘客轮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说到这里,刀雨看着图清风问道:“图大哥应该看到那个瘸腿的男人吧。”刀雨拜图尔为义父,图清风是图尔的侄子,刀雨知道图清风承认了他的身份,所以改口称图清风为大哥。“背影。”图清风只是淡淡地说了两个字。刀雨接着说:“那个人叫吴泽,原是我国警备次臣,因纵容部下犯凶被我揭露,官降两级留用察看,综合新闻按理说,他绝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而且我发现他与行踪诡异的人秘密接触,似乎在进行什么秘密交易。所以我让品一风先行回国,自己留下来监视吴泽,看看他到底在干什么,然后就遇到了你们。”刀雨不解地接着说:“只是图大哥所说的事情败露、我被人设计了是什么意思呢?”图清风不回答刀雨的疑问,却似有些不耐烦,只是对身后的金龙武士说:“图正山,你跟王子说吧。”然后竟然闭目养神起来。丝露暗笑,姐夫的怪异脾气可真有刀雨受得了。刀雨一愣,但看见图清风的眉头微皱,随即知道图清风是在思考问题。暗想:高人行事,高深莫测。图清风身后的图正山恭敬答道:“王子殿下在进行跟踪时,身后三点钟方向有两名男子、九点钟方向有一名女子也在监视你,加上前方的中年男子,正好把王子殿下牢牢控制住。根据当时的情形来看,不是单纯的监控,必要时可对王子一击即杀。图大人带我们四人护住王子,对方随即知难而退,没有惊动任何人。”图正山话一说完,刀雨和丝露二人同时“啊”了一声。刀雨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人黄雀在后,感觉真是逃过一劫,不由长呼一口气。对图清风感激地说:“多谢图大哥。”图清风忽地脸色微变,睁开双眼对丝露说:“小露,现在能不能安排王子立即回国?”刀雨、丝露二人大奇,不知道图清风什么意思。丝露想了一想,摇摇头道:“不能。只能等明天。怎么了?”图清风凝视刀雨,缓缓说:“今天之事明显是精心策划的,吴泽是饵你为鱼,而且你一出国他们就盯上你了,计划在这里公开刺杀你。”刀雨的脸上露出深思的神色,回想整个过程。丝露不解,问道:“不会有这么大的仇吧?”图清风淡淡道:“他有那个胆量吗?事后如果查出王子被刺时他也在夏国,他根本洗不脱嫌疑。外国王子被公开刺杀,夏国的麻烦可就大了。”丝露脸色一变,凝重道:“难道他想嫁祸夏国!”刀雨摇头,“那事后他还是有嫌疑,他没有这个胆量。”图清风轻叹,缓缓说:“如果有人背后指使呢?”刀雨皱着眉头说:“他的后台再硬,也不能支撑住刺杀王子的大罪!”图清风淡淡道:“国王能支撑住。”刀雨脸色大变,忽地站了起来,惊叫道:“你说是我父王!”图清风长叹一口气,没有说话。“你怎能……”刀雨大怒,欲痛斥图清风。但话未说完,忽然浑身一震!英俊的脸瞬间失去了血色,苍白无比,失声叫道:“国内政变!”丝露一惊,骇然叫道:“天哪!”图清风淡淡道:“在刺杀你的同时进行政变,或者——”刀雨沉声接着说:“杀了我之后再进行政变,让夏国背黑锅,同时也害了华国!”“可是——”丝露微皱眉头道:“你国应当是帝位继承制吧?那么政变者如何能名正言顺取代你呢?”刀雨没有说话,但脸色更加苍白,而且夹带着铁青,似乎极为愤怒。图清风轻叹道:“王子殿下是否有弟弟呢?”丝露不能置信地看着刀雨,苦涩地说:“难道……弑父篡位!”刀雨的呼吸急促,不发一言。丝露呆呆地看着他,暗暗担心。半晌,刀雨长叹一声,痛苦地说:“我有两个弟弟。二弟叫刀辉,年二十五岁,三弟叫刀猛,年二十三岁。是继母与我父所生。这二人向来与我不亲不和,处处与我作对。但我身为兄长,事事忍让,尽量避免发生矛盾,可是,我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刀雨痛苦得说不下去,眼中泛出泪光。图清风轻叹道:“在未知真相以前,殿下不必如此。不管怎样,你应当先行回国,如你弟政变则讨之,反之则拘捕吴泽,提防政变。”丝露也安慰刀雨:“是啊,我们仅仅是推测而已,你要安下心来,先回去再说。”刀雨长叹一声,默不作声。图清风也陷入了深思。对方为什么要选夏国作为刺杀的地点呢?嫁祸给夏国于政变者有何好处?夏国与新世帝国相距遥远,就算是为了掩人耳目也没有必要选夏国这个遥远的地方啊。难道是并没有特殊原因,仅仅是恰好在夏国找到了好机会而已?图清风百思不得其解,摇摇头,放弃了思考。他沉声对丝露说:“不管怎样,我们也要小心为上。你需要向父王说明情况,请他派兵护送王子回国,最好是秘密进行此事。”丝露点点头,“想嫁祸夏国没那么容易!我这就去。王子殿下请安心。”说完,丝露回王宫去了。图清风缓缓道:“王子回国时切忌张扬,小心对方守株待兔。”刀雨叹道:“我会小心的。多谢图大哥费心。”二人都沉默了,各自想着心事。半晌,图清风猛地站了起来。直觉告诉他,在夏国公开刺杀刀雨绝非偶然,必有目的。他总觉得有些古怪,心里实在放不下。云龙号惨案后,图清风觉醒过来,事事开始小心起来,他绝不会再让类似云龙号的惨剧重现——在他退出尘世之前。他决定去找刘世继。刘世继是情报专家,华国在整个东方情报网的负责人,以他的丰富经验及所掌握的众多情报来说,应该可以找出一些蛛丝马迹。图清风对刀雨道:“我需要办些事情,请王子殿下留在这里不要外出。”刀雨知道图清风要去为他办事,轻叹道:“图大哥费心了。”图清风没有言语,转身对站立一旁的金龙武士说:“你们四个留在这里保护王子殿下。”图正山微一鞠躬,面无表情地说:“对不起,伯爵大人,我们只是奉命保护大人,不能离开你。”一句话把图清风给顶了回去。图清风为之气结。刀雨虽然不知道这四个金龙武士的身份,但明显他们是不受图清风管束的。见图清风因为他而弄得十分尴尬,忙打圆场说:“图大哥,我不用保护。虽然我的武功不算高强,但在这里我想还是可以自保的,你不用费心了。”图清风却以平静的语气缓缓道:“否。请王子殿下到楼上客房休息。”刀雨见势不好,忙道:“我不累,真的不用……”话未说完,图清风转过身,面无表情地凝视他,右手一伸,淡淡道:“请。”在图清风的凝视下,刀雨感到一丝寒意,知道图清风动怒了,无奈地上楼去了。图清风缓缓转过身,凝视四名面无表情的金龙武士,淡淡地说:“你们四人武功相当不错,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们四人还可以心灵感应,对否?”图正山也用淡淡地口气回答道:“大人说的不错。”图清风又问:“那你们听说过我的十二天斩吗?”十二天斩之名一经说出,图正山等人的瞳孔立即缩小,但都沉默不语。图清风悠悠说道:“一经出手,寸草不留……你们四人有多大把握能接住我的十二天斩呢?”四人面面相觑,半晌,图正山才干笑道:“大人见笑了,你怎会对我们使出十二天斩呢!”图清风淡淡反问:“是吗?我不会吗?你们四人心意相通,如果联手的话,我的确很难制服你们。但如果我先用十二天斩速杀其二的话,剩下的两个人根本无法与我抗衡。对不对啊?”四名金龙武士齐齐色变!与此同时,图清风浑身忽然发出强大、凌厉的杀气!图正山等人立时面色如土,说不出话来。半晌,图正山颤声道:“图大人!我们只是奉命行事,你不能强人所难!再说,不管怎样,我们也罪不至死!”图清风冷森森地说:“我身为警务大臣、清风伯爵,杀了你们谁敢为难我!”图正山挣扎着说:“可我们金龙武士只能听从长老会的命令啊!”图清风冷冷说道:“我不管你们的那一套,到了我图清风的身边就要听我的命令。今后凶险重重,远不止抓一个海盗那么简单,你们给我想清楚了!”四名金龙武士连话都说不出来。图清风森然道:“赵无极的武功不次于我,而且心狠手辣,抓捕他的过程中凶险万分。此次行动如同行军打仗,上令不行怎能成功?你们与其死在赵无极的手上,还不如我现在就杀了你们,省得污了金龙武士的名声!”图清风完全震住了金龙武士,他们呆呆地站立着,表情复杂至极。半晌,图正山猛一咬牙,沉声道:“请图大人恕我等无知!今后我们四人定会听从大人命令,不敢有违!”图清风收回阴冷的杀气,面色缓和,满意地点点头。图正山等人长长松了一口气,冷汗湿透了全身,都有一种在鬼门关绕了一圈的感觉。图清风见金龙武士服软,就也给他们一些面子,说道:“既然如此,就由图正山、图正水跟随我前去办事,图俊文、图俊武留下保护王子,这样既不违反规定又不会误事。”四人齐齐鞠躬道:“是。”图清风转身就走,暗自松了一口气!因为图清风很清楚一件事,那就是他根本没有把握制服四名金龙武士!以他自己的估计,如果和这四名金龙武士交手的话,对三可轻胜,对四则必败无疑!金龙武士,是华龙国级别最高的武士,都是从极有天分的幼儿中挑选出来,经过二十年的严格训练方可,并且年年选拔,稍微差一点就要被淘汰。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千锤百炼的精英,高手中的高手。图清风可以轻胜任何两三个金龙武士,可如果四个金龙武士联手的话,其实力并不是仅仅增加一倍,因为有相互之间的协助及互补性,配合很是默契,图清风深知这一点。眼前的这四名黄金龙武士自幼生活在一起,可以心灵感应,相互配合起来更是随心所欲、天衣无缝,所以,如果四人联手的话,图清风认为自己根本没有机会!他刚才仅仅是恐吓四人——以自己的威名及身份。毕竟他是天机老人的弟子,十二天斩的威名是不容轻视的,再发点官威,造成凌厉的气势,使四人服软,紧跟着再给他们一颗宽心丸,不让他们有屈服的感觉,心悦诚服地服从自己。这就是手段。当官的手段。其实如果真的动起手来,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收场。好在对方服赝,令他松了一口气。

原标题:百件商品,直播狂欢52小时!单身狗之夜、火锅派对、熬夜冠军…统统安排

  随着疫情的好转,西甲的恢复逐步被提上了日程。当地时间5月6日早上,皇马球员就回到皇马体育城进行医疗检查,为之后的回归训练做准备。

  原标题:北京昨日无新增确诊病例,不涉及京内小区

,,澳门线上赌博游戏平台官网
 

    有帮助
    (1)
    100%
    没帮助
    (0)
    0%

    Powered by 二八杠游戏投注平台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