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勉强可称得上彬彬有礼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表于:2020-06-08 09:58  点击:
秋之霞开始不由自主的盯着房门,她知道,每天的这个时刻,那个讨厌的程石都会特意过来探望她。除了第一次对他猛丢东西之外,秋之霞对程石采取了“非暴力不合作”策略,对其冷
秋之霞开始不由自主的盯着房门,她知道,每天的这个时刻,那个讨厌的程石都会特意过来探望她。除了第一次对他猛丢东西之外,秋之霞对程石采取了“非暴力不合作”策略,对其冷眼旁观、不理不睬──不过这显然没有影响到程石来她房间问候的兴致。丫鬟、侍女们将秋之霞的日常起居照顾得很细致,不但每天送来替换的衣服,连菜肴汤水都变换着花色,而唯一令秋之霞难堪的就是她们的目光──她们显然把她当成了程石的少奶奶。和之前设想的不同,程石并没有对自己有任何非礼的意思。事实上,这个相貌还算英俊的年轻人虽然对自己明使的尊贵身分不屑一顾,但勉强可称得上彬彬有礼。每次到访,程石也没有丝毫特别的举动,只是端坐在一旁,目光炯炯的凝视着自己,沉默不语。秋之霞虽然有些别扭,但也没有要呕吐的意思,而且,尽管她不愿承认,她还是感觉到了程石眼神中的那一抹浓浓的忧郁。或许就是这一点,让秋之霞对程石有了一丝丝好感。时间逐渐消逝,程石今天并没有如期而至。“难道他发生了什么变故?”秋之霞情不自禁的燃起一线担忧,又迅速警告自己:“活该,他死了才好呢!谁叫他对我无礼,竟敢把我囚禁在这里!”“对不起,今天来晚了!”程石终于推门而入,打断了秋之霞心中争斗不休的矛盾念头。见到程石安然无恙,秋之霞倏然轻松了不少,但厌烦的念头却迅速占据了上风:“你爱来不来,鬼才理你!”“我要立刻启程前往射手城邦,商谈彼此结盟的事情。”程石不以为忤,诚恳的道:“能邀请你与我同行一程么?”“我有得选择么?”秋之霞冷冷介面道。程石讶然问道:“不会吧!你体内星零草的药力还没有消除么?”秋之霞闻言有些吃惊,迅速试探了一下聚集体内的魔法元素,果然发现自己已完全恢复了正常。想到自己这几天竟没有觉察到这一点,秋之霞不由有些面红耳赤,急忙背过身去:“少废话,为什么要邀请我?”“没什么,我只是想多看看你的样子。”“你……”瞥见秋之霞又要发怒,程石慌忙解释:“我不是有意对姑娘无礼,只是……只是……”“难道自己的容貌真的同他的正妻很相似?”或许是感觉程石的表情不像作伪,秋之霞也不禁有些怀疑起来,一时没有应答。“我并非要勉强秋姑娘,你完全有选择的权利。”程石喟然叹道:“这只是我私人的一个请求,如果你决意离开,我也会亲自恭送你离去!”“不管你说的是不是实话,我都没有可怜你的义务。”秋之霞冷然道:“不过我现在怀疑你就是我要杀的人,在确认你无辜之前,我都要跟着你追查。”“太好了。”程石欣然伸手相邀:“沿途所需的一切行李都已备好,我们现在就启程上路吧!”由于秋之霞反对与程石同处一辆马车,程石一行仅仅四人却不得不分成了两拨:他和娜路丝乘坐前面的一辆马车,秋之霞和文雯则在后面一辆跟随。车厢虽然宽阔,但沿途颠簸,乘客间难免有些碰触,有几次程石的手臂还几乎撞到娜路丝的丰胸,令“冰美人”多少有些招架不住,露出难得的女儿之态。虽然在战场上是叱吒风云、统率三军的元帅,但娜路丝毕竟也是个正常的女人,她下意识的屈起胳臂,掩护住了自己的胸部。这个举动落到程石眼中,难免令他有些尴尬,便趁机向娜路丝请教起圣界的概况。“处女城邦位于圣界西北角,盛产各类珍稀的魔法晶石,因而魔法师的平均级别在圣界最高,几乎随便一个居民都是六级以上的大魔法师。但它的人口在圣界中最为稀少,而且以女性居多,绝大多数都是虔诚的光明神王的信徒,因此是最为温和安静、爱好和平的城邦。处女城邦的历任总督一向都悲天悯人、视战争为人类灵魂的罪恶,因而从来不去干预其他城邦的内部事务,对任何人都没有威胁。”“难怪克莉斯蒂一副少女心性,不经世故的纯真模样!”程石闻言有感而叹:“不过处女城邦的女总督浮蓝云绝不可低估,上次坎赛贝尔之战,她身处千里之外竟然能一眼瞧破我的计谋!”“位于圣界西南方的巨蟹城邦资源贫乏,加上失掉了坎赛贝尔要塞,应该已元气大伤。”顿了一顿, pt视讯游戏官网娜路丝补充道:“不过它也是尚武之风最烈的城邦, pt电子游戏官网邦内雇佣军风气盛行, pt视讯游戏投注平台军队的作战力最为强悍, pt视讯游戏网投平台依旧不可小觑。”“事实上,我已经将它排除在思考之外了。”程石下了结论:“坎赛贝尔的守将卢斯被我们押送回国,总督弗朗西兹处死他还不肯罢休,竟然残忍到将其灭族。但看这一点,就知道巨蟹城邦君臣离心,毫无将来可言。”“我们绝对不能小瞧任何一个敌人,否则迟早会付出凄惨的代价。”娜路丝提醒道:“神魔之战持续千年,原先的圣界十二城邦仅存其五,毫无资源凭借的巨蟹城邦反能生存下来,这绝非偶然。弗朗西兹虽然残暴,但他那套强者至上的作风却已渗入巨蟹城邦的脊髓。”“多谢你。”程石声音很诚恳:“可能是坎赛贝尔之战胜得太容易,让我稍稍有些自大。”娜路丝凝视着程石,目光中充满了一丝嘉许:“我本来还担心,你会不会接受我的提醒。事实上,你第一场战役就完成了我们百年来都没有完成的任务,我根本没有资格警告你什么。”“美女的警告我一向都会虚心接受的。”程石半开玩笑的应道:“更何况若不是因为你的挽留,我根本就不会留在双鱼城邦。”娜路丝感觉到自己的脸庞有点发烫,迅速转移了话题:“天秤城邦地域广阔、资源众多,又位于远离圣、魔边界的东北角,加上从未受过战火浩劫,实力在圣界之中占有绝对的优势。总督曼纽威斯尔是个脸色阴沉的老头,从来没有人能猜中他心中的想法。不过天秤城邦几百年来都与其他城邦相安无事,很少有人觉得它的强大对别人是种威胁。”“问题就出在这里。”程石轻扣着额头:“这是没有理由的。伴随着强大,随之而来的必然是膨胀的野心,在一个战火不息的世界,与世无争的城邦是不可能强盛起来的。”“你是说天秤城邦是在处心积虑的积攒实力?”娜路丝的脸色变了变:“这太令人难以置信了,如果曼纽威斯尔真的是个阴谋家,他的确拥有称霸的实力!”“曼纽威斯尔曾派使者送来了珍宝、美女和一张已签署的空白军衔授权书,希望拉拢我去天秤城邦效力。如果他真的没有野心,难道邀请我去白吃饭么?”程石思索道:“你还记得我刚上任,就遭遇到巨蟹排名第一的暗杀组织‘黑影’的刺杀么?我甚至怀疑,连那次刺杀都是出于他的授意!”“这……这怎么可能?”娜路丝为程石所讲的一切而震惊。“细想一下,这至少有一半的可能。黑影是被高价雇佣的,行业资讯很大可能上,它不会来自自己所属的巨蟹城邦。巨蟹城邦与我们一直公开相仇,如果要刺杀对方将领,根本用不着花钱请暗杀集团,军方自己就可以派出人来执行;再排除掉根本没有动机的处女城邦,射手和天秤两个城邦之中,幕后主使会来自哪一个?”“你所说的一切,很可能会彻底颠覆圣界的局势。你是从什么时候才怀疑到这一点的?”娜路丝依旧没有从震撼中解脱出来。程石微笑道:“从我正式上任的第一天,也就是遭到刺杀之后的第二天。因为我根本不相信世界上会有没有野心的人,尤其是在拥有称霸的实力之后。天秤城邦会不会称霸,在我看来根本没有疑问,只是迟早的问题,而我之所以拿坎赛贝尔开刀,也是为了在之后的争霸局势中能抢占优势。我相信射手城邦提出与我们结盟,也是处于同样的考虑。”“你以前说过,这次结盟之行将会异常棘手,难道你怀疑阿布少主的诚意?”程石叹道:“不论阿布少主为人如何,只要他站在总督的位子上,就要对自己城邦的命运负责。他是个聪明人,显然感受到了天秤城邦的威胁,因此要么和我们结盟联手御敌,要么吞并我们来增强实力,二者必居其一。”娜路丝恍然:“我现在明白你为什么要我将元帅的职位交由依莲娜代理了。你是不是预先准备好了策略来应付后者的可能?”程石点头承认:“不过不会那么容易。如果阿布真的决定吞并双鱼城邦,就绝对不会放任我们离开。我只希望依莲娜能坚持到局势改变的那一刹那。”“局势改变?难道其中还会有什么变数?”“让我卖个关子好么?”程石微笑道:“希望这一切不要发生,否则无论结果如何,我们都很难活下来了。就算阿布好心不杀我们,也会把我们变成阶下囚。”另一辆车中,秋之霞却很快和文雯变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姐妹。两人年龄相仿,却经历各异,自然有很多的话题可以畅谈,尤其是文雯之前凄惨的遭遇,更令秋之霞平添了一分同情,但话题更多的,还是集中在程石的身上。一方面,是因为秋之霞并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希望藉机调查程石的身分;另一方面,文雯则对于自己的新主人满含感激,也希望能从秋之霞的口中多得知一些他的情形。“他是个怎样的人呢?”秋之霞总结道:“无知、自大、下流、卑鄙,唯一的优点就是身手还不错。”文雯反对:“不会的,我们这些身分低贱的女子见过各种各样的贵族权贵,却从来没见过像少爷这样平易近人、又懂得体贴的人。他……根本没有把我当作奴隶看待!”“你应该小心,这些伪君子只不过想骗走你的贞操而已。”秋之霞鄙夷道:“一旦到手,就会原形毕露!”“我们之前受过的折磨摧残,就是要为了将自己当作礼物奉献给主人。”想起之前的遭遇,文雯依旧心有余悸:“无论被赠送给谁,都将成为他的奴隶。少爷如果想得到我的身体,只要开口就行了,根本不用这么麻烦!”秋之霞讶然道:“你的意思是说……只要他开口你就会同意?”“你不明白,我们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文雯哀伤的道:“一旦忤逆了主人,而被遣返回去,遭受到的虐待更是生不如死。我曾亲眼见到过退回的姐妹被几十个大汉当着我们的面蹂躏至死,那场疯狂、残忍的情景一直深印在我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怎么……怎么会这样的?”秋之霞捏紧了手指,怒形于色:“难道就没有人来制止这一切么?”“光明神王的光芒也照射不到每一个黑暗的角落。”文雯幽幽的道:“这种现象很普通,几乎所有的城邦中都暗中存在着。我们唯一的希望,就是遇上一个不那么变态的男主人,可以不用过非人的生活。事实上,连这个可怜的愿望都可望而不可及。”“程石……他有没有虐待过你?”犹豫再三,秋之霞还是问出这个问题,心中却暗暗期待着相反的答案:“奇怪,为什么自己心中会那么怕他是这种人呢?”“没有,当然没有!少爷本来想让我自由离去,是我一再恳求他才允许我做他的丫鬟。”文雯眼中充满着幸福的光芒:“兰若姐姐、依莲娜小姐、克莉斯蒂小姐,她们都对我很好,从来没有嫌弃过我的身分!”“或许这个程石真的还不算太坏吧!”秋之霞的心情一松,很替文雯脱离苦海感到高兴。“对了,你是怎样结识少爷的呢?”文雯随口问出的这个问题,却让秋之霞陷入了不由自主的慌乱:“自己这究竟是怎么了?”马车于此时缓缓停下,帮助秋之霞摆脱了难堪。车夫回头提醒道:“已经越过射手城邦的边境了,前面无法行车,几位只能下车步行了!”望着秋之霞递过的一叠圣币,车夫面露难色:“不用了,小姐,那位少爷之前已预付过你们的费用了!”“他给的是他的,我给的是我的!”不由分说,秋之霞将钱塞入车夫的手中,然后冲向程石,怒道:“告诉你,少自作多情,本姑娘的车费自己会付!”“其实是两辆车一起付比较优惠。”程石微笑道:“你要还钱的话,还给我就行了,不用去便宜别人。或者你嫌钱多,帮我们付帐也行啊!”“做梦!”明知道自己骂他的理由没站住脚,秋之霞依旧不肯服输。文雯则旁观她同程石之间的对抗,嘴角满是笑意。映入众人眼前的,竟然是一大片浩瀚的沼泽,中间只有一条宽阔的大路能通入射手城邦。娜路丝从旁解释道:“这就是‘沼泽海’,射手城邦的三大法宝之一。整个城邦几乎都被这种成片的远古沼泽所环绕,沼泽之上连鹅毛都浮不起,根本无从逾越,形成了天然的军事屏障。仅有的两条没有沼泽的通路上,都有射手城邦的重军把守,牢固的程度直追坎赛贝尔要塞。”“未必。”程石笑得有些神秘:“一旦找到了通过沼泽海的途径,射手城邦就变成了一个不设防的国都。”

有的成长创伤难以磨灭,不是人变大后过去的创伤就变小,明明以前伤害过我们的人无法再伤害我们,伤口却比我们想像中入骨入心,不解结,或就像山背负一辈子。一路长大成人,它演会变出复杂创伤后压力症(C-PTSD),诱发我们各种消极又抑压的人格,令记忆、情绪及人际关系出现好大问题,例如小时被虐待,长大成为施虐者,或出现饮食失调、滥药或抑郁病等。

  4月29日,是距离2022北京冬奥会开幕还有646天的日子。当天有媒体报道称,国家体育总局短道速滑和速度滑冰体能训练营正式在河北坝上冰雪训练基地开营,通过各项考核的运动员将入选新赛季国家短道速滑和速度滑冰国家队。

,,美高梅手机网投官方
 

    有帮助
    (1)
    100%
    没帮助
    (0)
    0%

    Powered by 二八杠游戏投注平台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