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性不说话了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表于:2020-06-04 18:39  点击:
图清风带着图正山、图正水两兄弟来到本国驻夏龙国的大使馆,卫兵是认识图清风的,急忙进入通报,不一会,本国女大使陶正丽率众出来迎接,将三人迎至客厅。落座后,陶正丽问道
图清风带着图正山、图正水两兄弟来到本国驻夏龙国的大使馆,卫兵是认识图清风的,急忙进入通报,不一会,本国女大使陶正丽率众出来迎接,将三人迎至客厅。落座后,陶正丽问道:“请问图大人此次前来有何事情?”图清风扫了一眼旁边的刘世继,淡淡道:“我需要和刘武官商讨警务公事。”陶正丽心知图清风与刘世继必有秘密,所以说道:“如此,请图大人与刘武官到办公室商讨,那里比较清静。”图清风看了一眼陶正丽,暗道:这女子如此心细!刘世继起身道:“图大人请。”图清风也起身,略一考虑,对图正山二人做了个“跟上”的手势,然后随刘世继前往办公室。进了刘世继的办公室,图清风单刀直入,沉声说:“新世帝国的大王子秘密到了夏国,今天有人要刺杀他。”刘世继一愣,沉声道:“大人知道是什么人吗?”图清风道:“他们国内的人,是现任官员。”刘世继皱着眉头道:“现任官员在异国刺杀王子?难道……政变!”图清风点点头,说:“我们是这么分析的。”刘世继缓缓道:“图大人需要我做什么?”图清风淡淡地说:“我弄不明白他们为何偏偏要在夏国进行刺杀行动。”刘世继恍然,说道:“属下明白了!请大人稍等片刻。”说完,起身出去了。图清风转身对图正山问道:“你们觉得这个武官怎样?”图正山不明白图清风为什么有此一问,考虑了一下,谨慎地说:“很厉害的人物。如果属下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是东方情报部门的负责人。”图清风没有任何表示,把目光投向图正水。图正水简短地说:“没有任何武功。”图清风点点头,同样不做表示,闭目养神。图正山和图正水相互看了一眼,均不知道这位怪异的图大人有何用意。图清风当然有用意。他是在考察他们的能力。图清风深知追捕赵无极的凶险及艰难,以自己的力量很难达到目的,所以他需要借助金龙武士的力量。但是在借助金龙武士之前,他必须了解每个人的能力及专长,包括各自观察事物的不同点。刚才二人的一句话就道出了各自的不同。图正山注重观察人的内部,图正水则注重观察人的外部。量才而用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这是图清风的一贯原则。三人等了好半天,刘世继才回到办公室。图清风用询问的目光看着他。刘世继摇摇头,道:“我查阅了近期所有的情报,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图清风有些失望,但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淡淡说道:“关于此事,武官有何见解?”刘世继回答:“我想了许多,但是没有任何答案。”图清风起身道:“多谢费心。还请武官多留意一下。我两天后回国,如果有消息,请尽快通知我,告辞。”刘世继心领神会,道:“请图大人放心。请。”※※※※三人离开大使馆,图清风有些恍惚,暗问自己是否多心。回到休息的驿馆,发现警卫明显增强,四周布满了夏国的武装警卫及便衣警察,进去以后更是警备森严,简直就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不用说,一定是知道此事后的国王派来保护刀雨的。图清风心情郁闷,直接回到卧室躺在床上发呆,一直到晚饭的时候才下楼,却没有见到刀雨,一问才知道被国王召到王宫去了。独自吃过晚饭,图清风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让大脑处于空白,什么也不想,呆呆地度过了又一个不眠之夜。第二天一早,刀雨由夏国派出的十二名精锐武士护送秘密回国,图清风平静地给他送行,丝露则代表国王也前来送行。刀雨离去后,图清风平淡无奇地度过了在夏国的最后一天后,因为没有得到赵无极的任何消息,只好与本国的众官员离开夏国,护送云龙号惨案中遇难者的遗体一同返回华国。一路无事,两天后抵达本国海港。港口已是人山人海,当遇难者遗体运出时,整个港口立刻哭声震天,撕心裂腹的凄惨令人不能自已。图清风等一干官员直接离去,前往王宫向国王及长老会汇报工作。数小时后到达王宫,国王和王族长老议会、民众长老议会立即开始听取汇报。首先由图清风把云龙号惨剧发生的经过一一详细说明,然后是参与处理此事的各部门负责人一一汇报各自的工作情况,等都汇报完了以后,就开始讨论此事产生的各种问题的解决方法,甚是繁琐。整个会议相当冗长,等开完会后,已是深夜时分。图清风头昏脑胀地离开王宫,回到冷清清的家里时备感身心疲惫,顾不上吃饭,一头栽到床上就睡着了。※※※※第二天上午,图清风被老管家叫醒,说国王召他入宫。老管家吩咐佣人给图清风准备早餐后,嘀嘀咕咕地对他抱怨:“陛下真是的,不知道你坐了两天船后又连着开会到大半夜吗?这么早就找你进宫,也不让人休息一下!让不让人活了?”图清风轻叹道:“谁让我是警务大臣呢。”老管家不满道:“这几年不也没事吗”图清风摇摇头道:“现在不同了。”老家更加不满了。“我看不出有什么不同,虽然出了大事,那也不见得离不开你。”图清风叹了口气,实在懒得跟这个爱唠叨的老管家解释,索性不说话了。老管家却把话风一转,开始说起他来。“你说你吧,再累也要吃饭啊。我等你等到大半夜就是等你吃饭,你倒好,回来就睡,叫你也不理……”“……这几年你也不练功了,整夜整夜不睡觉!瞧瞧你,身体越来越不好, 太阳城官方开户网你叫我怎么跟你死去的爹娘交代啊。”“……我一埋怨你你就不说话, 澳门网上买球网站平台嫌我唠叨!我从你一出生看到现在, 澳门博彩游戏网站平台你这个样子我能不唠叨你吗?唉,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真人视频观看你又不说话,你倒是说话呀……”“二伯!”图清风实在忍不住了。老人笑眯眯地看着图清风,答应:“哎!什么事?”图清风长叹一声,无可奈何地看着老管家。老管家仍笑眯眯的,说:“你想说什么?你倒是说呀。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说什么呢?”图清风哭笑不得,无意识地挥挥手,哀求道:“二伯,求求你饶了我吧。”老管家仍用令图清风毛骨悚然的笑眯眯神态看着他,又要张嘴说话。一见他张嘴,图清风不由魂飞魄散。正好这时佣人端上早餐,算是救了图清风一命。图清风暗叫一声:谢天谢地!然后低头猛吃,惟恐老管家借题发挥。吃完早餐,图清风起身就走,打算赶紧逃离这个老管家。老管家却一把抓住他,问道:“你中午回不回来吃饭呀?”图清风想了想,回答:“应该回来。”老管家一摇头,“什么叫‘应该’回来呢?你不明确答复我我怎么给你准备午饭?我要是给你准备了你却不回来不就浪费了吗浪费是可耻的;我要是不准备你却回来了不就要现准备吗?现准备你就要挨饿,你挨饿就是我照顾不周,我照顾不好你怎么跟你死去的爹妈交待?你这不是让我背上‘不敬主人’的罪名吗不敬主人是要被杵脊梁骨的,你不是想要让我被别人杵脊梁骨吧?我再问你一遍:你中午到底回不回来呢?”图清风听得头昏脑胀,只是拼命地点头,表示中午回来。老管家这才满意地放开手。图清风两眼发直地走了。图清风丧妻后脾气变得怪异、孤僻,向来我行我素,不买任何人的账,但只有这个老管家让图清风无比畏惧。这个老管家名叫图刚正,在图清风没有出生的时候就是他家的管家,图清风的父亲与他亲若兄弟,所以图清风自幼就称他为二伯。图清风的父母因意外双双去世后,图正刚则一手把图清风抚养长大,如若父亲一般。所以图清风十分敬重他,根本没把他当做管家,而是把他当成亲人一般看待,只是这个二伯的爱唠叨、说话琐碎让图清风万分头疼,可他又实在无可奈何。※※※※来到王宫,图尔在书房单独与图清风谈话。图尔的面上明显有些蜡黄,图清风知道他定是工作了通宵,想到今后的艰辛不由得长叹一声。图尔凝视他,轻声道:“羽圣七世的事你知道了?”图清风点点头,没有言语。图尔若有所思地说:“你昨天应该还有事没说吧?”图清风淡淡地道:“人多嘴杂。”“夏国发生了什么事?”图尔沉声问。图清风就把在夏国遭遇刀雨的经过详细地说了出来。图清风说完,图尔长长出了一口气,道:“幸亏你当时决定出手,否则坏大事了!”图清风淡淡地道:“如果没有看见他手上的龙纹戒指,我未必会出手救他,毕竟不是在国内,何况当时双方身份不明。”图尔一拍额头,道:“这个刀雨是个人才,我认他做义子也是我国与新世帝国结盟的一个契机,企业动态如果他被刺杀了的话形势可就不妙了。而且,他身上有我赠送的联络图,如果落到别的国家后果不堪设想。”接着一皱眉头,喃喃道:“难道真的会有政变吗?如果是这样,形势就复杂了。”然后陷入了沉思。图清风负手站立一旁,沉默不语。半晌,图尔轻叹一声,眉头不展,看样子此事很让他头疼。图清风淡淡地道:“陛下,随机吧。”图尔凝视他,眼神复杂,缓缓道:“出来帮我吧,卫国法案启动了。”图清风轻叹:“清风知道了,陛下安心。”二人再次陷入了沉默之中。半晌,图清风告退,离开王宫前去官邸主持国内警务大局。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图清风与孙之名忙得不可开交。卫国法案启动,图清风当然不能再置之不理由孙之名独自支撑。他与孙之名通力合作,加强国内的警务力量,安排武装舰艇护送进出国的船只,与军方联系共同加强海域的防御、搜寻海盗,并不断派出侦探四处探查赵无极的踪影等等,众多的工作使图清风无瑕担忧夏国和新世帝国的麻烦。※※※※忙忙碌碌地过了半个多月,卫国法案中的各项工作基本完成,图清风等人才算轻松了一点。这一天,他正在办公室偷闲,忽然传报有人求见。图清风有些不耐烦,问是什么人。属下说是一个男人,受驻夏国武官刘世继之托带来礼物。图清风一听,知道刘世继终于送来情报了,不由精神一振,忙让把这个人带到办公室来。不一会,属下带来一个中年男人。这个中年男人无论是衣着、相貌还是举止神态都极为普通,这样的中年男人满街都是,普通得像是马路边上的一颗石头,绝对没有人多看他一眼。图清风不由暗赞刘世继老谋深算、手段了得。这个中年男人见面就鞠躬,满脸笑容地说:“拜见警务大臣、清风伯爵大人!”图清风面无表情,只是淡淡道:“不必多礼。”然后对旁边的属下淡淡地道:“下去吧。”属下依命退出,办公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人。这时,中年男人收起笑容,小心翼翼地从隐蔽处掏出一个封有火漆的小竹筒,道:“图大人,刘大人命我将此函交给你。”说着,将竹筒交给图清风。图清风接过竹筒打开,从中取出一张纸条。展开一看,只见纸条上写着:据查,赵无极于9月17日出现在新世帝国首府查斯宁,旋不知去向,截止今日,未发现其离境。纸条上没有落款人,落款日期是前天,即9月25日。看着纸条,图清风不由发呆。赵无极竟然跑到新世国去了!为什么?难道会与刺杀刀雨的事有关?或者,与推测中的新世帝国政变有关联?图清风感到很疑惑,隐隐觉得有些不安。“图大人!”中年男人说,“刘大人吩咐我,图大人看完这个后就交还给我处理。”图清风知道这是刘世继防止泄密的方法,点点头,把纸条递还给他。这个人接过纸条,看也不看立即撕碎,然后把碎片塞进嘴里嚼烂,吞进肚里。图清风默然看着此人毁证的整个过程,心理却仍在想着赵无极的目的。羽圣七世出世,随即赵无极的海盗集团显影;然后就是有人欲在夏国刺杀新世帝国的王子,而这个王子又是华国国王新收的义子;再则新世帝国可能发生政变,紧接着赵无极就出现在这个动荡的新世帝国。这一连串事件巧合得令人心寒。图清风只觉得背脊凉飕飕的,强烈的不安感涌上心头。他决定到新世帝国去。一是追捕赵无极,二则查明整个事件真相。图清风写了一张回条:继续追查,敬请密切注意新世国情况。将纸条装进小竹筒,封上火漆,图清风对刘世继派来的人说:“请把此函交给刘武官。”那人接过小竹筒贴身收好,敬礼,“请大人放心,在下告辞。”图清风唤人将刘世继的信使送走,然后离开官邸前往王宫见图尔。※※※※来到图尔的书房,图清风直接对他说:“我要去趟新世国,请陛下批准。”图尔微微一愣,不解地看着他。图清风接着说:“赵无极在那里。”“赵无极到了新世国?这么巧?”图尔喃喃道,深感意外。沉思半晌,图尔谨慎地问:“消息可靠?”图清风沉声回答:“非常可靠。”图尔一听,失声笑道:“你不会动用军机部的人了吧?”图清风没有回答,等于默认了。图尔笑着摇摇头,说:“你可真有一套,连我都使不动他们。”图清风淡淡地道:“我要以私人身份去。”图尔一皱眉头,道:“你以私人身份去的话,新世国就不能配合你抓捕赵无极。虽然说那边情况不明,但也没有这个必要啊。”图清风淡淡地说:“我要私了此事,亲手斩杀赵无极。”图尔吃惊道:“这怎么行?别忘了你的身份,此事如果传出话,会引起轩然大波的!”图清风无所谓地说:“我辞职。现在。”图尔勃然大怒!他拍案而起,“混账!现在国家正是用人之际,你不以你的才能为国效力,却不顾大局去报私仇!我们图氏家族怎会有你这样的子孙!”这是图尔对这个侄子第一次发火。自图清风父母双亡后,他对图清风关爱有加,从来没有骂过他。图清风丧妻后性情大变,意志消沉再也不理国事,好好的一个人才毁了,令图尔痛心不已。七年来图尔承受住重重压力,力保图清风不丢官弃职,希望他能东山再起,恢复过去的荣耀。遭遇羽圣七世后,图尔为了国家安危日夜操劳,如今形势越来越来复杂,危机四伏令他备感重压,此时在他最需要帮手的时候图清风却提出辞职,他立刻怒火中烧再也忍不住,痛骂图清风。“伯父!”图清风眼含热泪,痛苦地说:“我不是不顾大局,只是云龙号的惨案都是我的过失,我身上有一百六十九条无辜的生命啊!我曾当众发誓要手刃赵无极,否则我怎能不顾一切去追杀他。一百六十九条人命啊!……”图尔余气未消,厉声道:“你可以秘密处死他,为何非要弃官!”图清风仰天长叹,凄凉说道:“雨儿是我生命的全部……我心已死,对于仕途根本没有一丝留恋……那一夜……那一夜我度过了百年啊,伯父!”图尔痛楚地看着图清风,分明感觉到一个孤独的灵魂在人间飘荡,他感觉到眼前的侄子已经没有了生命,仅仅是一个无奈的行尸走肉。痴情如此!图尔暗自感叹造化弄人,一代天骄、华龙王国的荣耀就这么毁掉了。图尔知道再也无法挽救,痛楚的感觉令他大脑一片空白。他无奈地挥挥手,颓然坐下,感觉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半晌,图尔沙哑地说:“去吧……把继任工作做完你就去吧……”看着疲惫不堪的图尔,图清风感到深深的愧疚,沉默半晌,他说:“孙之名可以接替我,他的能力很强,完全可以担当起全国警务的重任。”图尔无意识地摇摇头,叹息道:“去吧,我会安排的。”正在这时,图尔的秘书忽然来报,说有紧急文书。图尔有些麻木地接过文件,刚看了几眼,惊呼一声,猛地站了起来,脸色大变。图清风本来想告退的,见到这种情景,忍不住问:“陛下,出什么事了?”图尔没有说话,急切地看完文件,然后眼睛发直,嘴角抽动了几下,呆立了半天,几乎是呻吟地说:“新世国真的发生了政变,刀雨回国讨伐,内战爆发了!”“什么!”如晴天霹雳,图清风呆立当场!

,,棋牌麻将游戏平台
 

    有帮助
    (1)
    100%
    没帮助
    (0)
    0%

    Powered by 二八杠游戏投注平台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